0我的购物车 >
购物车中还没有商品,赶紧选购吧!
全部商品分类
办公设备
>
传真机>
松下传真机 佳能传真机 惠普传真机 爱普生传真机 三星传真机 联想传真机 兄弟传真机 京瓷传真机
黑白复印机>
联想黑白复印机 新都黑白复印机 柯尼卡美能达黑白复印机 京瓷黑白复印机 理光黑白复印机 惠普黑白复印机 东芝黑白复印机 富士施乐黑白复印机 三星黑白复印机 佳能黑白复印机 震旦黑白复印机 爱普生黑白复印机 夏普黑白复印机 基士得耶黑白复印机 兄弟黑白复印机 汉光黑白复印机 索尼黑白复印机
速印机>
理光速印机 基士得耶速印机 理想速印机
碎纸机>
科密碎纸机 三木碎纸机 盆景碎纸机 齐心碎纸机 得力碎纸机 金典碎纸机 震旦碎纸机 新誉碎纸机 安保信碎纸机 浩顺碎纸机
扫描仪>
佳能扫描仪 爱普生扫描仪 惠普扫描仪 紫光扫描仪 富士施乐扫描仪 松下扫描仪 新大陆扫描枪 霍尼韦尔/honeywell扫描枪 富士通扫描仪 中晶扫描仪 柯达扫描仪 兄弟扫描仪 科密高拍仪 精益扫描仪 浩顺扫描仪 明基扫描仪 光阵扫描仪 德意拍扫描仪
投影仪>
爱普生投影仪 索尼投影仪 奥图玛投影仪 松下投影仪 明基投影仪 日立投影仪 理光投影仪 夏普投影仪 丽讯投影仪 NEC投影仪 卡西欧投影仪 佳能投影仪 华硕投影仪 艾博德投影仪 投影仪配件 极米投影仪 希沃投影仪
多功能一体机>
佳能多功能一体机 爱普生多功能一体机 惠普多功能一体机 三星多功能一体机 理光多功能一体机 施乐多功能一体机 兄弟多功能一体机 京瓷多功能一体机 联想多功能一体机
激光打印机>
惠普激光打印机 佳能激光打印机 联想激光打印机 三星激光打印机 理光激光打印机 富士施乐激光打印机 京瓷激光打印机 奔图激光打印机 惠普激光一体机 佳能激光一体机 联想激光一体机 三星激光一体机 理光激光一体机 富士施乐激光一体机 OKI激光打印机 兄弟打印机 柯尼卡美能达激光打印机 柯尼卡美能达激光一体机 富士通激光打印机 奔图激光一体机 夏普激光打印机
针式打印机>
爱普生针式打印机 OKI针式打印机 映美针式打印机 容大针式打印机 标拓针式打印机 富士通针式打印机 联想针式打印机 得实针式打印机 易美得针式打印机 得力针式打印机
喷墨打印机>
惠普喷墨打印机 佳能喷墨打印机 爱普生喷墨打印机 惠普喷墨一体机 佳能喷墨一体机 爱普生喷墨一体机 斑马条码打印机 兄弟喷墨打印机 兄弟喷墨一体机 富士通喷墨打印机 浩顺小票机 兄弟条码打印机
不间断电源>
雷迪司不间断电源 柏克不间断电源 易事特不间断电源 伊顿不间断电源 商宇不间断电源 山特不间断电源
录音笔>
索尼录音笔 飞利浦录音笔 爱国者录音笔
对讲机>
北峰对讲机 摩托罗拉对讲机 陆易通对讲机
证簙打印机>
爱普生证簙打印机 富士通证簿打印机 映美证簙打印机
彩色激光复印机>
理光彩色激光复印机 佳能彩色激光复印机 基士得耶彩色激光复印机 京瓷彩色激光复印机 富士施乐彩色激光复印机 夏普彩色激光复印机 柯尼卡美能达彩色激光复印机 东芝彩色激光复印机 联想彩色激光复印机 惠普彩色激光复印机 震旦彩色激光复印机 爱普生彩色复印机 新都彩色激光复印机 三星彩色激光复印机 兄弟彩色激光复印机 汉光彩色复印机
过塑机>
ofo摩拜合并困局:昔日王者 危机四伏

佳创商城 / 2017-12-07

在与二线品牌的战争中,摩拜与ofo近乎全胜。小鸣、小蓝、酷骑,敢说自己是共享单车老三的品牌基本全灭。如果不是永安行与Hellobike的合并以及日前蚂蚁金服领投的3.5亿美元,共享单车基本已经是头两名的战争。

  按照经验,这场战争还会打上一段时间。然而,近期却频繁爆出关于双方合并的争论,然而投资人与管理层又未能达成一致;来自供应链消息显示已出现货款拖欠问题;以及挥散不去的贪腐阴影,和已经造成派系分裂的权力斗争。

  种种问题似乎显出,在这场共享单车拉力战中,表面风光的双巨头或许也是筋疲力竭,仿佛在生死挣扎和兼并的边缘。

  押金之谜——用户的钱被挪用了吗?

  在共享单车的二线玩家纷纷因为押金困局倒下后,几天前,押金焦虑让用户对准了共享单车的双寡头,网上开始盛传摩拜与ofo挪用押金,总额或达60亿。有了小蓝单车们的前车之鉴,这一传言在用户间引发了一波退押金的浪潮。不过,以摩拜与ofo的体量,仍是应对了过去。

  但随后摩拜与ofo对押金问题的回应却在避重就轻——只提押金安全有保障、可以实现秒退,完全不回应是否将押金另作他用。双方所说接受监管的用户押金专项账户,也被银行业人士爆出其实只是普通账户。

  用户的押金真的毫无风险?一位共享单车业内人士给出的回答不容乐观:同银行留一部分资金作为存款准备金、其他大部分资金都在流通一样,共享单车业内,使用用户押金作为周转资金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押金有可能会被用于扩大规模,有可能被用于P2P放贷,也有可能被拿去购买理财产品。在资金链正常时,这是一剂鸡血;然而当资金开始出问题,特别赶上用户因为某种原因集中退押金的时候,挪用押金造成的资金窟窿,就会让单车企业立即休克、死亡——小鸣、小蓝、酷骑都是这样倒下的。

  此前国家虽然出台共享单车管理办法,列出了共享单车押金需纳入监管,但是无奈它只是一个指导意见,各地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法规尚未出台。在监管真空下,是否挪用用户的押金,全凭共享单车企业的“胆识”与自觉。

  在这一轮的退押金考验中,摩拜与ofo成功过关。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摩拜与ofo手中的余粮还很宽裕。与上半年疯狂的融资节奏相比,进入下半年以来,ofo与摩拜均有超过4个月再无外部资金入账。并且比以往更大的体量,让双方的资金都以更快的速度有出无进。

  而来自供应链的消息显示,摩拜与ofo都捂紧了荷包,甚至可能是囊中羞涩。

  资金之危——去产能后 仍欠货款

  近日,富士康内部共享单车产品线的负责人发出一条朋友圈,称”ofo上周开始暂停对供应商付款,摩拜则派了搞游戏的人在另建常州厂,用三个皮包公司在买料。搞不懂接下来的发展了。”

  显然,此前ofo拖欠供应商货款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值得警惕的是,当初乐视的崩溃,也是从传出拖欠供应商货款开始的。

  而另一位接近供应链的人士告诉车东西,在共享单车行业,普遍存在着“客大欺店”的现象——给出的订单足够大,共享单车企业便能够与供应链厂商议定一个延迟付款的账期,体量越大,可议定的账期就能被拉得越长。这给了共享单车企业更大的资金周转余地,但对供应链来说,这便是与共享单车企业高度绑定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种情况下再拖欠供应商货款,显然是个危险的信号——小蓝单车倒闭前,据称还欠着供应商2亿货款。

  而在欠款传闻爆发前,摩拜与ofo都开始了“去产能”。早前随便一个自行车厂都能接到订单的盛况不复,体量不足的供应商已经出局,目前还在为双寡头供货的自行车生产厂商,只剩飞鸽、永久、富士康等有名有姓的大厂。该人士称,在3、4月共享单车战事正酣时,摩拜与ofo双方每月产能是百万辆,但到了目前,双方加起来,每个月的产能需求”不过20万辆”。

  除了砍掉车辆生产这个烧钱的大头,双方也纷纷提出精细化运营,线下运维团队进行精简,也不再招募兼职人员。

  合并之争——你情我不愿

  面对遥遥无期的烧钱战争,置身摩拜与ofo对决的局内人态度开始发生变化,尤其是那些处在两方利益之争中的投资人们,尤其是投了ofo的朱啸虎。在今年9月的时候,朱啸虎就公开表示,摩拜与ofo“合并才能盈利”。11月底,朱啸虎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再度重申了双方应该合并的立场。

  这与朱啸虎的职业相关——作为一个VC,当融资进展到E轮后,已经到了他该退出的时候。在用户增长空间所剩无几、触及了行业发展的天花板之后,摩拜与ofo的竞争不再伴随双方体量的膨胀,取而代之的是相互的消耗。此时每拖一天,对朱啸虎来说,面临的都可能是ofo估值的下降。

  当然希望推动合并的并不只有朱啸虎一个。作为摩拜第一大机构股东的腾讯(占股超过10%),也希望促成双方的合并——就如当年促成滴滴与快滴的合并一样。由于腾讯还是滴滴的股东,相当于间接持股了ofo,所以对腾讯来说,合并其实是一个最好的结果。再者,若由腾讯来主导摩拜与ofo的合并,那么滴滴与快的合并的历史将再度上演,共享单车赛道将被纳入腾讯的版图中——这样,同阿里在出行领域的对垒中,腾讯可以再下一城。

  据《财经》报道,ofo的其他股东也在推动与摩拜的年内合并,这样可避开反垄断申报这一不必要的麻烦——在年内合并,摩拜与ofo纳入计算的经营额不会超过国家设定的4亿元限额。

  然而,拥有企业控制权的摩拜CEO王晓峰与ofo CEO戴威却先后表示,不希望合并。

  除了因各方利益不同产生的分歧,摩拜与ofo还一直受到贪腐的困扰。今年早些时候,ofo与摩拜相继传出贪腐的负面消息。频频有摩拜与ofo的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爆料,称内部贪腐问题严重。尤其是ofo,在这个问题上更是处于风口浪尖。一位曾被ofo挖角的共享单车企业供应链负责人称,曾听说ofo有一个仓库主管在一个月内靠吃回扣等形式换了一辆凯迪拉克。考虑到贪腐问题以及内部的派系问题,他没有选择ofo。

  模式之困——盈利在何方

  从这名负责人的口中我们得知,这些问题在3、4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但当共享单车的繁荣发展掩盖了黑暗的一面。然而共享单车走到现在,停滞的增长已经不能作为各种问题的遮羞布。

  一名共享单车的从业者表示,单靠共享单车收取骑行租金的故事,在如今的背景下,早就不可能成立了。

  一、二线城市限制投放后,正式宣告摩拜与ofo摸到了行业增长的天花板,而双方开拓海外市场的动作,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在每个城市投放量通常只在千辆级别。

  为了探索新的增长点,摩拜与ofo先后尝试了共享电助力车+共享充电宝结合的新业务,希望开拓出一片新的市场。但熟悉内情的人士告诉车东西,双方都只是投入了数千辆车进行测试,并未大规模铺开。打造一辆看得过去的共享电助力车成本就需要2000,对于没有新一轮融资加注的摩拜与ofo来说,它的成本太高了。因此,在摸索一段时间后,双方在这一赛道也偃旗息鼓。

摩拜与ofo为共享电助力单车准备的共享充电宝摩拜与ofo为共享电助力单车准备的共享充电宝

  新的对手——哈罗崛起?

  就在摩拜与ofo在相互缠斗中消耗时,看似大局已定的共享单车赛道却风云突变。不久前与永安行合并的哈罗单车2天前宣布,获得3.5亿美元巨额融资,蚂蚁金服领投。

哈罗单车哈罗单车

  值得注意的是,永安行与哈罗单车的合并,就是蚂蚁金服促成的。此前,蚂蚁金服虽然投资ofo,但是与滴滴一样,未能获得控制权。如今ofo与摩拜的争斗已是一谈浑水,阿里另寻角色,通过加注哈罗单车,培植起属于自己的势力。

  有趣的一点是,很少对共享单车发声的马云,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知道腾讯希望合并 但不能为垄断而做”。言语中,与腾讯一争高下的意味已很明显。而马化腾对阿里系扶起哈罗单车发表的评论,也直接怼向了阿里的蚂蚁金服——“(共享单车)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中小股东被锁死。”

马化腾在朋友圈对哈罗融资的评论马化腾在朋友圈对哈罗融资的评论

  双方打口水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供应链人士向车东西透露的消息却能反映阿里支持下哈罗单车的决心——从7月开始,哈罗单车在以60万/月的速度快速上产能。到如今哈罗单车的投放量已经到了400万辆左右,与摩拜宣称的700万辆投放量,体量差距不再如此前那么惊人。

  面对新近拿到大额融资的对手,摩拜与ofo的双雄局面,也有被翻覆的危险。

  是合并保命还是各自挣扎?

  冬天已经到了,北京的气温早已跌下零度。曾经总是难得一骑的摩拜与ofo,如今总能看到闲置在路旁。愿意骑共享单车的人,在这个季节大幅度减少。

  共享单车赛道上,最强大的双寡头,在忽变的形势下,似乎也在走入寒冬。 发展模式不明、资金短缺、贪腐问题、权力斗争、新对手的崛起,让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两只独角兽陡然陷入了关乎生死的困局中。

  是合并保命还是各自挣扎?又有一番新的博弈,将要上演。


文章分类

新闻动态